艺术家数字资产管理 访问量:260248

沈少民

SHEN SHAOMIN
沈少民

海的纪念“悲”·与海无眠

2019-12-30 15:49:28 来源:艺术家 作者: 吴春海 

2019年12月29日下午,小雨,深圳溪涌海滩,“深双”分会场。一名中国籍中年男子,在一个白色的方形物体周边游荡,甚至跨进防护绳内,触摸倚靠,形迹极为可疑——这就是孤独而无聊的我。

NUJmuVtCvvnbZMctdz0isiRow9xWj5WbtbIgxBP1.jpg

pyOAIPX7InTTNLXj8jeRBsGQs5cAhbWlH2uqG117.jpg

艺术家沈少民用三十三吨海盐叠出了一座海的纪念碑

《海的纪念碑》

我把大海

捞岀水面

晾干了

再把它叠成鼾睡的形状

来之前计划与海同眠,向沈老师申请在展品上作鼾睡状,还准备了几个虎卧撑动作。站在展品旁,不期然想起几年前在广州红专厂看到的沈老师另一作品《盆景》,不要说虎卧撑,即使是与海同眠的想法,也是对大海的亵渎和冒犯。

沈老师是一位“残忍”的艺术家。《盆景》的结果极度优雅,手段与过程却极其可怕,之间的扭曲与反讽无与复加。人类以“美”的名义,在外部加力,强行控制、改变植物,生成现实的扭曲之树。

r7w80hwyL7RmwFkH8Wjl9W4ckpaQCvtTbJiHiVp2.jpg

vjMr7c567zpNSZ3ilM1IHThQQeb2TeVzRdva2Spq.jpg

moKfGOybidImMFYTjIk3ehm8fYVJOlqhH0zfLWpy.jpg

优雅底下的刀枪剑戟

《海的纪念碑》更为恐怖,在内部发功,海盐——海之魂魄,被抽离禁锢,垒成令人膜拜的纪念碑。

可怜的纪念碑,无主的孤魂。

从大海母体隔离,晾晒蒸煮,受尽折磨,终成晶体,又被折叠成方形,貌似坚强,实质空洞。我把耳朵贴到纪念碑,听不到它的心跳;我把头埋到海盐中,感受不到它的温暖。眼前大海却咫尺天涯,渴望海潮却只闻其声。风吹日晒,何日潮再来?回归大海遥遥无期,纪念碑成了纪念“悲”。

Oo0iOjCIeMN3dLfjskvrVUbeFcLXNu9wV0iTJG31.jpg

貌似坚强,实质空洞

zEC59JrzdmV4p8FKVCdl0rgsC8XWMHsQTWR2Ngdc.jpg

晶盐与白潮连体的回归假象,何日潮真来

与海无眠,我给它一个大大的拥抱,安慰的却是无用的自己。

我无聊地来了,

我无助地走了,

留下更加寂寥的白色纪念“悲”。

ZPyjs73prMcCWsyoWl0k9WKQ8eu952wHgogR8TLg.jpg

沈言:我是我自己的结果

我语:我有我自己的姿态

FtS4QpC6AYYeKohVXR6tXX7hYOr7xaWeXtHv6i4c.jpg

《海的纪念碑》 2019年

lBSmgSM8OROsMYTLqnju2WxR83q5QV91RCScOEmu.jpg

​《海的纪念碑》 2019年

返回顶部
微官网二维码

沈少民

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了